<code id="zbie0"></code>

<strike id="zbie0"></strike>

      1. 丁鼎:《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的地位變遷
        中國網 2021-11-08 16:30:26

        摘要:作為儒家十三經之一,《孝經》是一部專門論述孝道與孝治的著作,在儒家經典體系中占有非常獨特而重要的地位。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孝經》逐步完成了由儒家準經典向經典轉化的過程。兩漢時期“以孝治天下”政策的實施和讖緯的興起,以及魏晉以降歷代帝王對《孝經》的重視和研習,從不同向度促進和強化了《孝經》的經典化進程。西晉時《孝經》博士的設立,則標志著《孝經》經典地位的正式確立。而南朝王儉《七志》將《孝經》列于“群經之首”,體現出《孝經》經典地位的鞏固和強化。

        關鍵詞:《孝經》;儒學;經學文獻體系;七經

        作為儒家十三經之一,《孝經》是一部專門論述孝道與孝治的著作,在儒家經典體系中占有非常獨特而重要的地位。

        儒家十三經中,《孝經》篇幅最小,只有1903字,而其他經典都在萬字以上。值得注意的是,《孝經》本來不在“五經”之列,它在漢晉時期逐漸完成了經典化過程,正式立于學官,設置了博士,南北朝時期甚至一度被列于“群經之首”。此外,《孝經》是十三經中唯一一部由歷代多位皇帝,如東晉元帝、孝武帝、南朝梁武帝、簡文帝和唐朝唐玄宗等親自作注并頒行天下的儒家經典。在唐宋時期形成的儒家經典精華集成《十三經注疏》中,其他十二種經典的注本都選用漢晉舊注,只有《孝經》一種選用唐人新注,即唐玄宗《孝經注》,號稱“御注”。由此可見,《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具有特殊性和重要性。

        20世紀初,隨著社會的轉型和新文化運動的興起,《孝經》與其他儒家經典一起失去了作為社會綱紀理論的地位,有關研究也逐漸衰微。而隨著社會主義改革和文化建設事業的深入發展,學界對《孝經》的研究呈現出復蘇乃至興盛的景象。尤其是進入 21世紀以來,學界對《孝經》的研究越來越廣泛、深入,一些學者發表了關于《孝經》研究的成果,內容涉及《孝經》的成書時代、作者、版本和歷代《孝經》學術史,以及《孝經》的語言特點、思想內涵等各個方面。尤其值得稱道的是,近年來出現了兩部有關《孝經》學術史研究的學術專著:一部是四川大學舒大剛教授撰寫的《中國孝經學史》,另一部是清華大學陳壁生教授撰寫的《孝經學史》。這兩部《孝經》學術史研究的專著,對《孝經》學術史的發展和流變進行了較為全面、系統地考察和論述,在《孝經》學術史研究中占據重要地位。

        篇幅如此之小的《孝經》,為什么會在儒家經典體系中占有獨特而重要的地位?為什么會得到古代學者和現代學術界的如此重視?本文擬在前賢時修論述的基礎上,對漢魏兩晉南北朝時期《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的地位變遷進行考察和探討。

        一、漢代“以孝治天下”政策的實施,推動《孝經》在西漢時取得與“六經”并列的準經典地位

        孔子整理傳承下來的《詩》《書》《禮》《樂》《易》《春秋》六部儒家經典,是儒家思想體系的主要載體?!缎⒔洝繁緛聿辉诹浿?,由于漢代奉行“以孝治天下”的國策,統治者非常推崇《孝經》,使得《孝經》在漢代幾乎達到了可以與六經比肩的地位。正如竇秀艷教授所說:“漢代吸取秦亡的教訓,特別重視人倫孝道,宣揚‘以孝治天下’,力圖通過孝治重建社會倫理秩序,加強宗法統治。因此漢朝統治者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從中央到地方都學習《孝經》,提倡孝道,褒獎孝行,把孝行作為選拔官員的標準等,極大地鼓舞了世人學習《孝經》的熱情?!?/p>

        為了推行“以孝治天下”的國策,漢王朝相應地在選官制度中設置了“舉孝廉”科目。所謂“舉孝廉”,就是要求各郡國向朝廷推舉具備孝、廉德行的人士充任官員。漢代選官制度的主體是察舉制,分科選拔人才,其中最主要的科目就是“舉孝廉”。漢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議,于元光元年(公元前 134年)初實行舉孝廉制度,要求各郡國向朝廷薦舉孝子和廉吏,由朝廷任命為官。正因為漢代秉持“以孝治天下”的國策并實行“舉孝廉”的選官制度,專門講述孝道和孝治的《孝經》既受到了朝廷的高度重視,也得到了學界和民間的推崇與追捧。東漢學者荀爽在對策中說:“漢為火德……故其德為孝……故漢制使天下誦《孝經》,選吏舉孝廉?!庇纱丝芍?,漢代實施“舉孝廉”制度,朝廷在全國范圍內推行誦讀、學習《孝經》的活動。這類活動無疑大大提高了《孝經》的政治地位和學術地位。

        西漢哀帝年間,劉歆奉詔繼承父親劉向的事業,校理中秘圖書,并在劉向所撰《別錄》基礎上,撰成《七略》這部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目錄學著作。東漢明帝時,班固任蘭臺令史、典校秘書,對劉歆《七略》“刪去浮冗,取其指要”,編纂成我國歷史上第一部史志目錄《漢書·藝文志》?!镀呗浴芬粫呀浲鲐?,由于《漢書·藝文志》是取《七略》之“指要”而成書,我們可以從《漢書·藝文志》中窺見《論語》在西漢時期的社會地位和學術地位?!稘h書·藝文志》依照《七略》之體例,將書籍分為六藝、諸子、詩賦、兵書、數術、方技等六略(即六部)。六略中,六藝居首,六藝也即六經,《藝文志》“序六藝為九種”,依次為:《易》《書》《詩》《禮》《樂》《春秋》《論語》《孝經》《小學》。由此可以推知,在劉歆《七略》的文獻體系中,《孝經》屬于六藝略,與《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并列,而不屬于諸子略,其地位遠高于《老子》《管子》《墨子》《莊子》《孟子》等其他諸子書。

        此外,《漢書·藝文志》中還詳列了“六藝”“九種”之家數:《易》十三家,《書》九家,《詩》六家,《禮》十三家,《樂》六家,《春秋》二十三家,《論語》十二家,《孝經》十一家,《小學》十家?!缎⒔洝酚惺患抑?,僅次于《春秋》的二十三家、《易》與《禮》的十三家和《論語》十二家,位居第五。雖然不能簡單以家數之多寡來判定各種典籍的地位,但《孝經》的家數居于“六藝”“九種”的第五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孝經》地位之高,及其在西漢時期研究之盛。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西漢時期《孝經》的地位及重要性,《孝經》基本上與《詩》《書》《禮》《樂》《易》《春秋》等“六藝”(六經)不相上下。

        在《七略》中,《孝經》占據與“六經”并列的地位。由于《孝經》在漢代一直未被列于學官,也未設置博士,其地位與“六經”相比畢竟稍遜一籌,只能算是“準經典”。

        需要說明的是,《孝經》一書在漢文帝時曾與《論語》《孟子》等設置博士。趙岐《孟子題辭》記述說:“漢興,除秦虐禁,開延道德,孝文皇帝欲廣游學之路,《論語》《孝經》《孟子》《爾雅》皆置博士,后罷傳記博士,獨立五經而已?!卑蹿w岐之說,《孝經》在漢文帝時和《論語》《孟子》《爾雅》一起被立于學官,設置了“博士”。這里所謂“皆置博士”中的“博士”只是“傳記博士”,與后世的“五經博士”有所不同。后來漢武帝罷黜了這些“傳記博士”,而為儒家五經專門設立了博士,即“五經博士”。漢武帝雖然把《孝經》博士與其他“傳記博士”一起罷黜了,但《孝經》的地位和影響并沒有因此受到太大影響。誠如王國維在《漢魏博士考》中所說:“至《論語》《孝經》,則以受經與不受經者皆誦習之,不宜限于博士而罷之者也?!?/p>

        值得注意的是,漢人特別尊崇《孝經》。如清儒皮錫瑞《經學歷史》考證說:

        《六經》之外,有《孝經》,亦稱經?!缎⒔浘曘^命訣》“孔子曰: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庇衷唬骸啊洞呵铩穼偕?,《孝經》屬參?!笔强鬃右衙鋾鵀椤缎⒔洝?。其所以稱經者,《漢書·藝文志》曰:“夫孝,天之經,地之義,民之行也。舉大者言,故曰《孝經》?!编嵶ⅰ缎⒔浶颉吩唬骸啊缎⒔洝氛?,三才之經緯,五行之綱紀。孝為百行之首;經者,不易之稱?!编嵶ⅰ吨杏埂贰按蠼洿蟊尽痹唬骸按蠼浿^《六藝》,而指《春秋》也;大本,《孝經》也?!睗h人推尊孔子,多以《春秋》《孝經》并稱?!妒烦糠铎肟鬃訌R碑》云:“乃作《春秋》,復演《孝經》?!薄栋偈涫繁吩疲骸翱鬃幼鳌洞呵铩?,制《孝經》?!鄙w以《詩》《書》《易》《禮》為孔子所修,而《春秋》《孝經》乃孔子所作也。鄭康成《六藝論》云:“孔子以《六藝》題目不同,指意殊別,恐道離散,后世莫知根源,故作《孝經》以總會之?!睋嵳f,是《孝經》視諸經為最要,故稱經亦最先。魏文侯已有《孝經傳》,是作傳者亦視諸經為先,與子夏《易傳》同時矣。二書,《藝文志》皆不載。

        綜上所述,漢人確實往往把《孝經》與《春秋》等儒家六經相提并論,在鄭玄看來,“《孝經》視諸經為最要”。而在近人王國維看來,“漢時《論語》《孝經》之傳實廣于五經,不以博士之廢置為興衰也”。

        二、漢代讖緯的興起對《孝經》經典化的推進和加強

        讖緯是指附經而行的或假托孔子之語,或以怪力亂神之說闡釋儒家經典的圖書。這類圖書盛行于兩漢時期,其思想體系形成兩漢時期一種重要的社會思潮,可以說是兩漢時期國家意識形態的主體內容。漢代出現的緯書對于《孝經》特別推崇,甚至假托孔子闡釋《孝經》的重要意義。如《孝經鉤命決》曰:“孔子在庶,德無所施,功無所就,志在《春秋》,行在《孝經》?!边@就把《孝經》提升到孔子思想體系的核心地位來看待了。

        漢代各種緯書不僅特別重視《孝經》,而且還以神話的筆法,強調和神化孔子親自寫作《孝經》這部儒家經書。如《孝經援神契》神化孔子作《孝經》說:

        魯哀公十四年,孔子夜夢三槐之間,豐、沛之邦,有赤煙氣起。乃呼顏淵、子夏往視之。驅車到楚西北范氏街,見芻兒摘麟,傷其前左足,薪而覆之?!鬃幼鳌洞呵铩?,制《孝經》,既成,使七十二弟子向北辰星罄折而立,使曾子抱《河》《洛》事北向??鬃育S戒向北辰而拜,告備于天曰:“《孝經》四卷,《春秋》《河》《洛》凡八十一卷,謹已備?!?/p>

        兩漢的讖緯運動除了依附“六經”(“五經”)造作了許多緯書之外,還圍繞《孝經》與《論語》造作了一些相應的緯書,并與其他經書的緯書合稱為《七緯》,從而將《孝經》及《論語》與“六經”(“五經”)并稱為“七經”。

        據考證,目前從相關文獻輯佚的“孝經緯”主要有如下13種:《孝經援神契》《孝經中契》《孝經左契》《孝經右契》《孝經鉤命決》《孝經內事》《孝經內事圖》《孝經河圖》《孝經中黃讖》《孝經威嬉拒》《孝經古秘》《孝經雌雄圖》《孝經雌雄圖三光占》等。

        與緯書相關聯,東漢時期出現了“七經”的說法?!逗鬂h書·趙典傳》李賢注引《謝承書》曰:“(趙)典學孔子《七經》《河圖》、洛書、內外藝術,靡不貫綜,受業者百有余人?!边@里所謂的“七經”顯然是在“六藝”(六經)基礎上的擴展。其中是否包括《孝經》呢?對此,后世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認為是“六經”加《孝經》,也有人認為是“六經”加《論語》。唐代章懷太子李賢在注《后漢書》時就有這兩種不同的解釋:

        其一,“六經”加《孝經》說?!逗鬂h書·樊英傳》記載:“樊英字季齊,南陽魯陽人也。少受業三輔,習《京氏易》,兼明《五經》。又善風角、星算、《河洛》七緯,推步災異?!崩钯t注曰:“七緯者,《易》緯:《稽覽圖》《乾鑿度》《坤靈圖》《通卦驗》《是類謀》《辨終備》也;《書》緯:《璇璣鈐》《考靈耀》《刑徳放》《帝命驗》《運期授》也;《詩》緯:《推度災》《記歷樞》《含神務》也;《禮》緯:《含文嘉》《稽命征》《斗威儀》也;《樂》緯:《動聲儀》《稽耀嘉》《葉圖征》也;《孝經》緯:《援神契》《鉤命決》也;《春秋》緯:《演孔圖》《元命包》《文耀鉤》《運斗樞》《感精符》《合誠圖》《考異郵》《保乾圖》《漢含孶》《佑助期》《握誠圖》《潛潭巴》《說題辭》也?!眱蓾h時期的“緯書”或“讖緯”都是附經而行的,是兩漢時期一些方士化的儒生和儒學化的方士,假托孔子或黃帝、堯、舜等神圣人物,用陰陽五行、天人感應、符命等神學迷信觀點,對《詩》《書》《易》《禮》《春秋》等儒家經典進行解釋和闡發的著作。上引這段李賢注將“《孝經》緯”列于“七緯”之中,依此可以推知《孝經》當時已被列于儒家經典之列。既然當時有人將《孝經》緯列于“七緯”之中,可以推斷當時可能也有人將“六經”加《孝經》合稱為“七經”。

        其二,“六經”加《論語》說?!逗鬂h書·張純傳》記載:“純以圣王之建辟雍,所以崇尊禮義,既富而教者也。乃案七經讖、明堂圖、河間《古辟雍記》、孝武太山明堂制度,及平帝時議,欲具奏之?!崩钯t注曰:“讖,驗也。解見《光武紀》。七經謂《詩》《書》《禮》《樂》《易》《春秋》及《論語》也?!?/p>

        對于李賢注的兩種不同解釋,清人姚振宗按斷說:“章懷太子言《七經緯》有《孝經》無《論語》,言《七經讖》反是。而《七經緯》及圖書中《孝經》義者獨多,似《孝經》《論語》并合而為‘七經’也?!?/p>

        由上可知,東漢時期出現了包括《孝經》在內的“七經”說,一方面說明“七經說”與讖緯的興起有關,另一方面說明當時社會上已普遍將《孝經》看作與“五經”并列的經典了。

        東漢史籍中多有包含《孝經》的“七經”之說,后世學者認為這是“五經”加上《論語》和《孝經》,甚至有人認為《孝經》與《論語》在東漢時也曾被立于學官。如皮錫瑞《經學歷史》曰:“《孝經》雖名為經,而漢人引之亦稱傳,以不在六藝之中也。漢人以《樂經》亡,但立《詩》《書》《易》《禮》《春秋》五經博士,后增《論語》為六,又增《孝經》為七?!眲熍鄤t曰:“西漢之時,或稱‘六經’,或稱‘六藝’。厥后《樂經》失傳,始以《孝經》、《論語》配‘五經’,稱為‘七經’(見《后漢書·趙典傳》注)。

        《孝經》與《論語》在漢代都受到社會的重視和尊崇,而根據漢代簡策的規格,似乎可以判定當時《孝經》的地位應該高于《論語》。古代簡牘制度“以策之大小為書之尊卑”,東漢簡牘制度規定《孝經》之策長于《論語》之策?!秲x禮·聘禮》疏曰:“鄭作《論語序》云:‘《易》《詩》《書》《禮》《樂》《春秋》,策皆尺二寸,《孝經》謙,半之,《論語》八寸策者,三分居一,又謙焉?!?/p>

        這段孔疏中引用鄭注所說的六經簡策長度“尺二寸”有誤,當為“二尺四寸”。阮元《??庇洝吩唬?/p>

        按《春秋序》疏云:“鄭元注《論語序》以《鉤命決》云‘《春秋》二尺四寸書之,《孝經》一尺二寸書之’。故知‘六經’之策皆稱長二尺四寸?!比粍t此云“尺二寸”,乃傳寫之誤,當作“二尺四寸”。下云“《孝經》謙,半之”,乃一尺二寸也。又云“《論語》八寸策者,三分居一,又謙焉”,謂《論語》八寸,居六經三分之一,比《孝經》更少四寸,故又謙焉。

        東漢時《孝經》之策長一尺二寸,而《論語》之策只有八寸長,可知當時《孝經》的地位應該是高于《論語》的。

        三、兩晉南北朝帝王的推崇和研習提升了《孝經》的經典地位

        兩晉南北朝時期,朝廷繼續承襲漢代“以孝治天下”的國策,許多皇帝和皇太子身體力行地宣講和研究《孝經》。兩晉南北朝正史中,有關各朝皇帝、皇太子研習、宣講和注疏《孝經》的記載紛見迭出,不勝枚舉。這一現象成為本時期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

        兩晉南北朝時期,政權交替頻仍,戰亂不斷,歷代政府均難以注重文化建設。在這種政治和文化態勢下,經學不可避免地呈現衰落之勢。然而《孝經》學研究卻在這種特殊的時代氛圍中逆勢而上,當時許多皇帝和皇太子對《孝經》顯示出特別的興趣,甚至直接加入到研究者的行列中來。這一時期,皇帝和皇太子親自參與研習《孝經》,主要有如下代表性事例:

        (一)多位皇帝親自撰寫有關《孝經》的著述

        據清四庫館臣考證:“考歷代帝王注是經者,晉元帝有《孝經傳》,晉孝武帝有《總明館孝經講義》,梁武帝有《孝經義疏》,今皆不存。惟唐玄宗御注列《十三經注疏》中,流傳于世?!庇纱丝芍瘯r期東晉元帝撰寫過《孝經傳》,東晉孝武帝撰寫過《總明館孝經講義》,梁武帝撰寫過《孝經義疏》。據《隋書·經籍志》記載:“《孝經義疏》十八卷,梁武帝撰。梁有皇太子講《孝經義》三卷,天監八年皇太子講《孝經義》一卷。梁簡文《孝經義疏》五卷?!庇纱丝芍?,蕭梁時期,梁武帝與簡文帝分別撰寫有《孝經義疏》。

        (二)許多皇帝親自講習《孝經》

        兩晉南北朝時期,許多皇帝親自參與《孝經》的講習,表現出對《孝經》的極大興趣。如《晉書·穆帝紀》提到晉穆帝講《孝經》的情況曰:“(永和十二年)二月辛丑,帝講《孝經》?!薄埃ㄉ皆?三月,帝講《孝經》。壬申,親釋奠于中堂?!薄稌x書·孝武帝紀》也記載:“(寧康三年)九月,帝講《孝經》?!睋嘘P文獻記載,當時皇帝講《孝經》的儀式頗為隆重,需要許多高官大臣“侍講”“執讀”和“執經”。如晉孝武帝講《孝經》的場面,《晉書》這樣記載:“寧康初,以(車)胤為中書侍郎、關內侯。孝武帝嘗講《孝經》,仆射謝安侍坐,尚書陸納侍講,侍中卞耽執讀,黃門侍郎謝石、吏部郎袁宏執經。(車)胤與丹楊尹王混擿句,時論榮之?!庇帧读簳ぶ飚悅鳌酚涊d:“高祖召見,使說《孝經》、《周易》義,甚悅之……仍召異直西省,俄兼太學博士。其年,高祖自講《孝經》,使異執讀?!边@里所提的“高祖”,指梁武帝蕭衍??梢?,梁武帝蕭衍非常重視《孝經》,親自為《孝經》撰作《義疏》,也曾親自講過《孝經》,當時的太學博士朱異曾作為“執讀”陪伴梁武帝主講《孝經》。

        北魏皇帝也多有親自主講《孝經》者。如《魏書·世宗紀》記載:“(正始三年)十有一月甲子,帝為京兆王愉、清河王懌、廣平王懷、汝南王悅講《孝經》于式乾殿?!边@里提到的京兆王愉、清河王懌、廣平王懷、汝南王悅,都是北魏世宗元恪的兄弟,元恪親自為其兄弟諸王講《孝經》,顯示出他對《孝經》的重視。此外,《魏書·劉芳傳》記載:“出帝初,(劉廞)除散騎常侍,遷驃騎大將軍,復領國子祭酒。出帝于顯陽殿講《孝經》,廞為執經。雖酬答論難未能精盡,而風采音制足有可觀?!笨芍?,北魏末代皇帝元修(出帝、孝武帝)也曾講過《孝經》,并由當時的國子祭酒劉廞擔任“執經”。

        (三)皇太子講習《孝經》者更是屢見不鮮

        兩晉南北朝時期,歷代皇帝普遍推崇《孝經》,許多皇帝除親自講習《孝經》外,還經常要求皇太子講習《孝經》。如《宋書·禮志四》記載:“晉武帝泰始七年,皇太子講《孝經》通?!薄八挝牡墼味晁脑?,皇太子講《孝經》通,釋奠國子學,如晉故事?!庇纱丝芍?,晉武帝與宋文帝都曾安排皇太子講《孝經》,這在當時似乎已經形成慣例?!稌x書·潘岳傳》附《潘尼傳》所載潘尼《釋奠頌》記載:“元康元年冬十二月,上以皇太子富于春秋,而人道之始莫先于孝悌,初命講《孝經》于崇正殿?!痹禐闀x惠帝年號,晉惠帝曾詔令太子講《孝經》。又據《梁書·昭明太子傳》記載:“昭明太子統……生而聰叡,三歲受《孝經》、《論語》,五歲遍讀《五經》,悉能諷誦?!ㄌ毂O)八年九月,于壽安殿講《孝經》,盡通大義?!爆伂娏赫衙魈邮捊y三歲就接受《孝經》教育,不到十歲時就能講習《孝經》。又據《北齊書·儒林列傳》記載:“武平中,皇太子將講《孝經》,有司請擇師友。帝曰:‘馬元熙朕師之子,文學不惡,可令教兒?!谑且浴缎⒔洝啡胧诨侍??!蔽淦绞潜饼R后主高緯的年號,北齊后主高緯雖粗鄙少文,但也曾為其太子擇師教習《孝經》。

        魏晉南北朝時期歷代帝王普遍推崇《孝經》,許多皇帝不僅親自講習《孝經》,還把《孝經》研習作為太子教育的常規內容,這樣勢必會促進《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地位的提升。

        四、《孝經》博士的設置與《孝經》經典地位的確立

        前已述及,《孝經》于漢文帝時被設立為“傳記博士”,漢武帝時因獨尊五經而被罷黜。但“經師授經,亦兼授《孝經》《論語》,猶今之大學之或有預備科矣。然則漢時《論語》《孝經》之傳,實廣于五經,不以博士之廢置為盛衰也”。魏晉南北朝時期,朝代更替頻繁,國學時廢時興,但歷代政府不曾減弱對《孝經》的倡導熱情和力度,學界對《孝經》的研究不僅未受到大的影響,甚至這一時期比漢代更重視《孝經》,《孝經》博士的設置即是明證。

        漢武帝罷黜“傳記博士”后,《孝經》復立博士當在西晉武帝時期?!稌x書·荀崧傳》記載:“(東晉)元帝踐阼,征拜尚書仆射……轉太常。時方修學校,簡省博士,置《周易》王氏,《尚書》鄭氏,《古文尚書》孔氏,《毛詩》鄭氏,《周官禮記》鄭氏,《春秋》《左傳》杜氏服氏,《論語》《孝經》鄭氏博士各一人,凡九人,其《儀禮》《公羊》《榖梁》及鄭《易》,皆省不置?!碑敃r,荀崧不同意簡省《儀禮》《公羊》《榖梁》及鄭《易》博士,因而上書說:“世祖武皇帝應運登禪,崇儒興學。經始明堂,營建辟雍……太學有石經古文先儒典訓。賈、馬、鄭、杜、服、孔、王、何、顏、尹之徒,章句傳注眾家之學,置博士十九人。九州之中,師徒相傳,學士如林?!?/p>

        由上述記載可知:其一,西晉時已設置包括《孝經》在內的各經博士共有十九人,至東晉元帝時簡省為九博士。其二,東晉元帝恢復博士制度時,將西晉時期的十九博士簡省為九博士,但《孝經》博士仍然位列九博士之中,不在簡省之列。在如此大的簡省幅度中,《孝經》博士仍然保留下來,可見《孝經》在當時的地位是相當高的,超過了《儀禮》《公羊》《榖梁》及《易》的地位。

        南北朝時也多見《孝經》立于學官的記載?!端螘ぐ俟僦尽酚涊d:“國子祭酒一人,國子博士二人,國子助教十人?!吨芤住贰渡袝贰睹姟贰抖Y記》《周官》《儀禮》《春秋左氏傳》《公羊》《榖梁》各為一經,《論語》《孝經》為一經,合十經?!边@說明《論語》在劉宋時位列“十經”之列。只是由于《論語》與《孝經》篇幅簡短,二者合為一經,但這絲毫不影響其“經”的地位。

        《隋書·經籍志·孝經》記載:“梁代,安國及鄭氏二家,并立國學,而安國之本,亡于梁亂。陳及周、齊,唯傳鄭氏?!边@說明當時南朝設置了《孝經》博士,北周、北齊也都設置了《孝經》博士?!吨軙じ卟齻鳌酚涊d:“文字亦同華夏,兼用胡書。有《毛詩》《論語》《孝經》,置學官弟子,以相教授。雖習讀之,而皆為胡語?!边@說明連當時少數民族建立的高昌國,也將《孝經》與《毛詩》《孝經》等儒家經典一起立于學官。

        五、王儉《七志》把《孝經》列為“群經之首”,強化和確立了《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的重要地位

        南朝齊王儉在其目錄學著作《七志》中,直接將《孝經》列于群經之首。陸德明《經典釋文·敘錄》記載:“王儉《七志》,《孝經》為初?!边@說明將《孝經》列于群經之首的排列方法,始見于王儉的《七志》。王儉如此推崇《孝經》,不是一時心血來潮,率爾為之,而是對當時《孝經》社會地位逐漸提升的認知反映。

        魏晉南北朝時期,歷代政府對《孝經》的推崇和倡導,促使當時《孝經》相關的著述大量出現?!皳端鍟そ浖尽返戎?,魏晉南北朝三百七十年間,有經學著作 652部、5371卷,多為南朝作品。雖然平均每年不到兩種,但是日積月累,斐然成章,尚得《易》學著作94種,《尚書》學著作 41種,《詩》學著作 76種,《春秋》學著作 130種,《禮》學著作 211種,《孝經》學著作 100余種?!碑敃r《孝經》學著述的數量,大大超過了《易》學著作、《尚書》學著作和《詩》學著作的數量,而僅次于三《禮》學和《春秋》三傳研究著作的數量。三《禮》和《春秋》三傳都是三部著作,相比而言《孝經》在當時的儒家經典體系中是最受關注、最受推崇的儒家經典。當時王儉在其目錄學著作《七志》中把《孝經》列于群經之首,就是對這種情況的主觀認識和客觀反映。從《孝經》文化發展意義上來看,王儉此舉強化和確立了《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的重要地位。

        與王儉《七志》把《孝經》列于群經之首相對應,南朝梁沈約在編纂《宋書》時,創立了“孝義列傳”這類人物總傳,記述表彰了 20多位著名人物的孝行事跡。沈約《宋書》開紀傳體正史設置“孝義(孝行)”類人物總傳的先河。此后,南北朝各代正史(除《北齊書》以外)均設有此類孝義人物總傳。如《南齊書》有《孝義列傳》,《梁書》有《孝行列傳》,《陳書》有《孝行列傳》,《魏書》有《孝感列傳》,《周書》有《孝義列傳》。此外,臧榮緒《晉書》與唐修《晉書》均有《孝友傳》。這種“孝義(孝行)”類人物總傳的出現,既體現出魏晉南北朝時期歷代政府推行“以孝治天下”國策影響下的社會風尚,又從另一個角度反映了《七志》把《孝經》列于“群經之首”的社會文化原因。

        余論

        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孝經》實現了由準經典向經典的轉化。兩晉以后,《孝經》博士設立,正式確立了《孝經》的經典地位。而王儉《七志》將《孝經》列于“群經之首”,則體現出《孝經》經典地位的鞏固和強化。此后,《孝經》得到歷代王朝政府的推崇和重視。如唐宋時期編纂完成的《十三經注疏》中,其中十二種都是選用漢晉人所作古注,只有《孝經注》為唐玄宗“御注”?!短茣酚涊d:“十年六月二日,上注《孝經》,頒于天下及國子學。至天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上重注,亦頒于天下?!碧菩诜浅V匾暋缎⒔洝?,曾兩次親自為《孝經》作注,并“頒于天下”。晚唐文宗太和年間,工部侍郎、翰林侍講學士鄭覃奏請:“召宿儒奧學,校定六籍;準后漢故事,勒石于太學,永代作則,以正其闕?!钡玫轿淖诘呐鷾?。文宗開成二年(837年),《開成石經》刻成,其中包括儒家典籍十二種:《周易》《尚書》《詩經》《周禮》《儀禮》《禮記》《春秋左氏傳》《公羊傳》《榖梁傳》《孝經》《論語》和《爾雅》。從此,《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的地位得以進一步確立和鞏固。

        漢唐時期雖然儒家經學體系的基礎是五經系統,而《孝經》被看作是基礎性經典。正如鄭玄《六藝論》所說:“孔子以六藝題目不同,指意殊別,恐道離散,后世莫知根源,故作《孝經》以總會之?!痹诔讨炖韺W的影響下,宋代《四書》的地位大幅度提升,而“五經”與《孝經》的地位相應有所下降?!罢驗橹熳诱J為《大學》已解奠定了一切書的根基,讀《四書》是讀其他一切的基礎,在通往五經的道路上,《孝經》已經沒有任何地位。也就是說,拆解了漢唐注疏所構成的經學體系之后,在宋明理學視野中,為五經提供門徑的,不再是《孝經》,而是《四書》?!薄缎⒔洝返匚辉谒未m有下降,但仍有學者認為《孝經》的思想內容非常重要,理應位居“群經之首”。如北宋范祖禹《進古文孝經說札子》說:“愚竊以圣人之行,莫先于孝;書,莫先于《孝經》?!┍菹路揭孕⒅翁煜?,此乃群經之首,萬行之宗,儻留圣心,則天下幸甚?!?/p>

        在《四書》學風行天下的大背景下,明代許多學者為維護和提升《孝經》的地位,提出《孝經》與《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相輔相成的看法。如余時英在《孝經集義序》中說:“昔者夫子與群弟子論求仁者不一而足,而于《論語》篇直以孝弟為仁之本;《孟子》七篇所撰無非仁義,要其實總歸于事親從兄;《大學》以孝者所以事君,為治國平天下之要;《中庸》亦以為政在于修身,而歸之親親為大。由是而觀,則知《四書》固道德之蘊奧,若《孝經》一書又所以立其本而養正焉者也?!壁w鏜《孝經集義后序》則曰:“是書關涉世教,與《大學》相表里?!秉S道周《孝經集傳》序言中說:“臣觀《孝經》者道德之淵源,治化之綱領也。六經之本皆出《孝經》,而《小戴》四十九篇、《大戴》三十六篇、《儀禮》十七篇,皆為《孝經》疏義?!秉S道周認為《孝經》是六經之本,是國家治理和教化的綱領。并認為大小戴《禮記》與《儀禮》為《孝經》解釋性的注疏之作,從而將《孝經》與禮融合,提升了《孝經》的地位。

        綜上所述,宋明理學興起之后,隨著《四書》地位的提升,《孝經》在儒家經典體系中的地位有所下降。但宋代以降,歷代統治者對《孝經》的尊崇程度并未下降,歷代學者為維護《孝經》的經典地位進行了多方面的努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繼唐玄宗為《孝經》作注之后,清代順治帝頒行《御定孝經注》一卷,雍正帝頒行《御纂孝經集注》一卷,此外還有順治帝與康熙帝接力完成的《御定孝經衍義》一百卷,可見清朝統治者對《孝經》的尊崇??滴醯墼凇队菩⒔浹芰x·序》中說:“自昔圣王以孝治天下之義,而知其推之有本,操之有要也。夫孝者百行之源,萬善之極?!雷嬲禄实酆敕笮⒅?,懋昭人紀,特命纂修《孝經衍義》,未及成書。朕纘承先志,詔儒臣蒐討編輯?!瓡?,凡一百卷,鏤版頒行,并制敘言,冠于簡端。庶幾嘉與海內共遵斯路,家修子弟之職,人奉親長之訓,協氣旁流,休風四達,以成一代敦厚鴻龐之治。斯則朕繼述先烈,尊經崇本之志也夫?!笨滴醯圩珜懙倪@段序言,陳述了《御定孝經衍義》的寫作緣起,講述了本書的宗旨就是“弘敷孝治,懋昭人紀”,“以成一代敦厚鴻龐之治”,也就是繼承前代“以孝治天下”的國策,通過推廣、弘揚孝德,培養社會的敦厚風氣,以提高社會凝聚力,達到天下大治的目標。這是康熙帝組織學者編纂《御定孝經衍義》的動因,也在一定程度上闡釋了《孝經》自漢迄清一直得到歷代王朝尊崇、《孝經》學一直長盛不衰的深層社會原因。作者系孔子研究院特聘專家、濟寧市尼山學者、山東師范大學齊魯文化研究院教授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布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

        <code id="zbie0"></code>

        <strike id="zbie0"></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