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zbie0"></code>

<strike id="zbie0"></strike>

        • 上海逐步建立中醫藥抗疫屏障

          劉清泉介紹,對于不同類型的感染者,中醫藥采取辨證施治,分層分類救治,把效果放在第一位:對于無癥狀感染者和輕癥病例,中醫藥治療的主要目的是核酸檢測結果快速轉陰,防止病情發展?!爸嗅t藥對促進方艙醫院的感染者核酸檢測結果轉陰,阻斷疾病的發展進程和減少重癥,起到了較好的效果。辨證施治,把療效放在第一位“目前來看,無論是上海幾大中醫院擬定的協定處方,還是其他省份的中醫藥治療方法,基本原理都一樣,遵循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的中醫治療原則。

          2022-04-29

        • 中國中醫科學院岐黃學者論壇第二期在京舉辦

          現場合影現場合影論壇上,唐志書向王階頒發了岐黃學者論壇紀念牌。王階首席研究員演講嘉賓王階首席研究員王階以“冠心病病證結合證治體系的建立和應用實踐”為題,按照“肯定現象-發現規律-規范標準-提高療效”的研究思路,從冠心病病證結合的內涵與特征、證治體系建立、生物學基礎研究及臨床應用實踐共4個方面進行了生動、縝密、詳實、精彩地闡述。4月22日,中國中醫科學院岐黃學者論壇第二期開講,本次論壇邀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岐黃工程首席科學家、岐黃學者王階為主講嘉賓。

          2022-04-29

        • “三朝名方”連花清瘟的發展之路

          現代中藥連花清瘟在上述麻杏石甘湯、大黃、銀翹散的基礎上,還創新性的加入了芳香化濕護脾胃的廣藿香和增強免疫固正氣的紅景天。書中所記載的許多方劑都對疫病具有治療作用,其中就包括“麻杏石甘湯”。漢代醫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麻杏石甘湯東漢末年分三國,戰亂四起,瘟疫頻發,當時著名的“建安七子”里面的陳琳、徐干、應玚、劉楨在同一年內死于瘟疫,當時疫病流行之猖獗可見一斑。

          2022-04-29

        • 世界愛肝日|春分養肝正當時

          手掌快速輕拍對側腋下,30-50次,有助于快速升發陽氣。操作時用雙手分別貼于身體兩側脅部,雙手掌在兩脅處作前后快速、往返的摩擦動作,20-30次。站姿坐姿均可,雙手握空拳,從髖部沿褲線(既大腿外側膽經循行位置)快速密集輕叩至膝部,5-7次。

          2022-04-29

        • 中醫視角|需要治療的不是宮頸糜爛 而是由宮頸“糜爛”引發的疾病

          在為患者進行TCT/HPV檢查后,提示異常,陰道鏡下發現患者宮頸糜爛樣改變,活檢病理顯示宮頸癌前病變。山東省中醫院婦科副主任醫師王麗“這是一例接觸性出血,這種癥狀往往不會憑空出現,基本都是由一些病理性的改變所引起的。但是‘宮頸糜爛’還包括了諸如慢性宮頸炎、宮頸鱗狀上皮內病變、早期宮頸癌等病理性宮頸糜爛樣改變,會引起相應的癥狀,如白帶異常,接觸性出血等。

          2022-04-12

        • 中醫視角|春游踏青,順時養生,謹防被“青”給“踏”了

          小李的痛經就是因穿著過于單薄,在踏青過程中不慎受涼導致的。據師偉介紹,在婦科方面,尤其是之前存在痛經誘因的女性,很容易因為踏青不當,如衣著單薄、飲食生冷、坐涼石凳、在草地上坐臥時間過長等,使身體受寒受涼,容易引起原發性痛經,病人會出現經期周期性腹痛、下腹部痙攣性疼痛,甚至伴有惡心嘔吐腹瀉等癥狀,如果不及時進行干預,會成為繼發性痛經的高危因素,如常見的子宮內膜異位癥、子宮腺肌病等,對女性的生理和心理都造成很大傷害。中醫說,冬春交替時節容易寒邪入表,如果不注意保暖,寒氣走竄入里,輕則導致“寒凝血瘀、不通則痛”,引起月經推遲、痛經等疾病,更有甚者可能會造成四肢疼痛、月經不調、不孕等嚴重后果。

          2022-04-15

        • 中醫視角·中醫說丨慢性盆腔炎如何根治不復發?

          慢性盆腔炎如何根治不復發?

          2022-04-15

        • 中醫視角·中醫說丨慢性盆腔炎的癥狀都有哪些?

          慢性盆腔炎的癥狀都有哪些?

          2022-04-15

        • 中醫視角|山東省中醫院周圍血管病科(血管外科)大夫會“拆彈”

          山東省中醫院血管外科就有一群專門“拆彈”的專家,他們拆的不是真炸彈,而是一種埋在人體腹腔內的“炸彈”——腹主動脈瘤?!壁w德杰主治醫師當即將病人轉入血管外科,積極控制血壓。在山東省中醫院周圍血管病科(血管外科),每位醫生都是“拆彈專家”。

          2022-02-21

        • 對話中醫名家|王宏才:小銀針里有“大乾坤”

          我叫王宏才,就職于中國中醫科學院1981年,我走上了中醫針灸道路讓我成為中醫針灸領域的醫生,好像是命中注定的我父親是我們當地的名老中醫,最早對針的概念是從我父親的一張照片上,感受了針灸的一種神奇這樣一個金屬絲,到底是怎么治療疾病的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和成長的過程中選擇中醫,是一種非常自然的選擇恢復高考后,我考上中醫藥大學,師從郭誠杰教授1996年,攻讀博士,拜讀在程莘農院士門下從他們身上學到更多的東西,是一種熱愛和堅持國醫大師郭誠杰與王宏才國醫大師程莘農與王宏才臨床上,也給予了我很多自信我曾去巴西講課,外國人考驗我,把最難的病拿出來治療三天,每天的效果都明顯好轉他跟我說了一句話,對我沖擊很大,他說“針灸真是一個魔術”針灸申遺成功以后,對針灸發展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在流派的傳承、病種的擴大、高質量的論文發表中發展了很多挑戰當然也并存在我看來,針灸目前面臨的挑戰,是針灸的異化在《黃帝內經》的道路上有所偏《黃帝內經》講氣、講氣血、講治神、講得氣穴位不是一個組織,它是神氣之所出入游行的地方必須是一個整體性的思考而現在,比如說哪里痛了,就用針灸去哪里給你松解松解完全按照解剖概念化,再去總結一些經驗這樣行不行呢。本期專家:王宏才,中國中醫科學院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兩位國醫大師程莘農院士、郭誠杰教授學術繼承人。學術兼職: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糖尿病專業委員會副會長、中國民族醫藥學會疼痛分會副會長、...

          2021-11-11

        • 1  2  3  4  5  6  7  8  9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

        <code id="zbie0"></code>

        <strike id="zbie0"></strike>